MENU

Tags: 游记

隔壁仙大黑客马拉松滚粗记

入坑

上个月微信收到一篇推送,说4月14号隔壁一流大学微软学生俱乐部要举办Hackathon了。有了上次去爱范儿玩的经历,大家对于这种骗吃骗喝的好事自然是非常支持,一会儿我们便组好了一个五人的队伍(姓名字典序):我、sticnarf找不到链接的mimic、谢神delbertbeta

为了避免比赛当天头脑风暴失败陷入僵局,我们甚至还在清明假期的时候霸占了创业基地的一个会议室,开了一个下午的会。当天确实是讨论出了一些结果,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原因马上就知道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

在Hackathon开始前两天的晚上,主办方给队长们转发了一封原定的赞助商Canonical发来的邮件:

Hi Gavin & Sarah,

Sorry to tell you the bad news, even though we want to do a big event
with 创客上海 and Sun Yat-sen University union. But there's a big change
from Canonical as you can read the news from social media that the
boss of Canonical funder Mark Shuttleworth has announced end the
investment for Ubuntu phone, tablet, Unity 8.

And we have finished the layoff process, there're 60% employees
affected but i can't tell you the details. The main reason why we
can't join this event is there's not enough tech support for it.
Related links.
https://insights.ubuntu.com/2017/04/05/growing-ubuntu-for-cloud-and-iot-rather-than-phone-and-convergence/
http://www.omgubuntu.co.uk/2017/04/canonical-ubuntu-job-losses-outside-investors

B.R

-- Liam Zheng 郑祖云 Marketing Assistant | Ubuntu by Canonical

事情是这样的:之前的宣传口径中,Ubuntu是本次活动的赞助商之一,将提供树莓派、技术支持和额外的Ubuntu大奖。然而活动开始前大概一周左右,先是爆出Ubuntu将放弃Unity桌面环境转投GNOME(说实话那时我甚至有些支持),再是放出Canonical大规模裁员的消息。从Canonical的邮件上来看,正是因为这次裁员导致他们放弃参与这次活动。

这件事情确实是影响到了我们——当初开会讨论出来的结果是有前提的:我们手上有树莓派。这下倒好,Canonical一弃坑我们又要重新想主意了。

开幕当晚

我们是骑着4辆ofo和1辆摩拜去的。来到赛场,每人领到了一件衣服和一张贴纸,至于参赛证——因数量有限只发放4张。说实话,比起财大气粗的爱范儿,这次领的纪念品确实是有点少了。我们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对面的队伍即是研究图像识别的师姐带队、部长也在其中的错与 (da lao) 队。

开幕式

真正开幕时我们转移到了另一间机房,比较小,人挤人。普华永道的人当然是先要宣传一下自己了,然后宣布了主题。然后仙大的一位本科生做了自己前前后后参加7次Hackathon的一个总结。

开幕式

头脑风暴

比较无趣的开幕式结束后我们回到原来的驻地,开始针对刚刚公布的主题思考方案。这次的主题,是广州。说实话用地名当做主题确实是令我挺意外的,大家好像也一筹莫展。这时不知谁说:“我们可以继续‘产品经理’那个坑掉的游戏啊。”这里指的游戏是去年开学不久的一次技术部会议上提出来的项目,基于地理信息的卡牌收集游戏。大家见Brain F**kStorm有了效果,开始兴致勃勃地讨论起来。










Read More

ifanr × SegmentFault 黑客马拉松流水账

引言

9月21日微信弄了个小程序的内测,然后爱范儿就和段错误网一起策划了一场Hackathon,叫做“未来小程序”。

我是九月底被sticnarf撺掇着报名的,在之后的一次微软俱乐部聚会时Democracy343也加入了我们。然后一支队伍就这样组成了。我们在10月5日碰了一次面,分了一下工:我做后端,sticnarf做前后端整合,Democracy343做前端的设计。本来当天准备弄个简单的东西出来试一试,结果项目进度拖着拖着就到了晚上了。就这样我们几乎是啥准备都没做就来到了隔壁一流大学的岛上。

前往爱范儿

6号可以说是起了个大早,乘地铁到了海珠区,一下地铁就能看到广州塔。来到T.I.T.创意园,跟着引导标志一路走就来到了爱范儿广州总部。签到、领取服装和周边,然后就是等待开幕。

T.I.T.创意园大门口
工位上堆放的纪念品

开幕

仪式由爱范儿的CTO何世友主持(后来发现是08级的学长),爱范儿和SF的大佬都做了一番讲话,我们同时也认识了一下参与评审的各位嘉宾。接下来就是愉快的组队时间。由于我们已经组好队,任务就只有起好队名、想好口号和设计队旗了。

最终队伍的名字定为Dog.FOOD,这是我的主意。dogfood在软件工程中指什么想必不用多说。微信搞的这一套私有标准想往原生上面靠,弄得兼容性非常差,并且开发者工具不好用,缺陷也很多。因此dogfood其实是非常切题的。我们的口号呢,是TO BE EXCITED,不论是我们开发者,还是用户,都能EXCITED,这是坠吼的。

爱范儿CTO何世友
我们的队旗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