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网虫随想 March 2019

March 30, 2019 • 扯淡

今天是今年开始穿短袖衣的第2天。其实写非技术性文章,开头不是太容易的事情。真正促使我写下此文的,应该说是这两天偶尔打开了BYVoid的网站,并且在今天看到《四年来我的Blog的变化》一文(请注意该文写于2011年)所迸发出来的思绪。那么在内容上应该也会有所借鉴。对了,在最前面稍作提示,本文的回忆部分含有技术性内容,不想看的读者大可快速跳到下一条分割线。

我现在的这个网站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要进入启动的第七个年头了。印象非常深刻,当初是因为无意购入了一款廉价VPS,不想浪费,于是下定决心要做一个长期维护的个人网站。从文章列表里面可以追溯到当天的日期,是2013年4月20日(没多久就要中考的日子)。说到这个域名也蛮特殊的,我并没有在建站的同时购入一个域名。考虑到当时距离我的生日已经不远了,我决定在生日当天把域名注册下来,这样至少对于自己来说会相当有纪念意义,于是我也这么做了。六年以来,服务器虽历经数次迁移,网站也数度改版,但域名一直保持不变。如果你去查WHOIS信息,会发现已经续费到2024年了(各种阴差阳错)。

在上面提到的《四年来我的Blog的变化》一文中:

Blog这个东西在中国兴起于2005年前后,恰是中国互联网用户爆炸性增长的时期,也正是互联网内容丰富化、多元化的开端。我向来是一个喜欢追求技术潮流的人,当然没有忘记跟风。记得当时是上初中,也正好是我家安装上宽带,告别龟速拨号上网的时候,我在blogchina上申请了免费Blog。

Blog兴起于何时我并不清楚,作者BYVoid大我6岁,会要经历更多。2005年时,我才读小学二年级,不过很巧的是当时“也正好是我家安装上宽带”,免费试用的那种。彼时我与一般的小学生应该是别无二致的——玩玩小游戏这样子。在2005年这个时间节点上,我所在的小学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把使用了几十年的煤渣操场改造成塑胶跑道;二是升级了电教设备,将古董CRT电视机换成了当时的高端产品“大背投”,还为每间教室都配备了一台电脑。在这里我必须要提及完完整整带了我6年的小学音乐老师,张老师。当年的张老师大概也才走出大学,对这些“时髦”的东西自然是比我们一群小学生懂得多的多。在她的带领下,我们建立了班级的博客,各个“音乐课小组”也建立了自己的音乐课博客。虽然这些东西随着时间的流逝都被忘却得差不多了,甚至原先提供服务的网站都已经终止了运行,但是留给我的印象还是相当深刻的。除此之外,班级QQ群也是她建立起来的。说句题外话,当时教我们注册电子邮箱的是英语老师朱老师(Shalene,现在距我初次认识她应该有16年了),玩的也是新鲜东西——交外国笔友。

应该说很难想象玩电脑其实是被小学老师引进门的,她们确实对我起到了不小的影响作用。可能完整了解我这些年来爱好的情况的人并不多,现在回顾了一下在电脑上的大概有3个:2009年开始尝试做网站;2009年开始玩RPG Maker(我觉得这个东西还是培养了逻辑思维能力的);2011年开始玩模拟飞行(认识了一些人,也在某种程度上促成了我往Software Engineer方向的发展)。列了这三点,发觉最终坚持下来的(可能也不能说是坚持)只有第一个。在2010年左右,当时的互联网从各个方面来看都显然不如今天这样发达,当时的我常常乐此不疲地找寻“虚拟主机”、“免费空间”相关的信息。也许我的许多大学同学会觉得这两个词汇看起来相当地陌生,但事实上现在入行的同学们所熟悉的“云主机”、“Node.js”、“前后端分离”等概念其实也并没有提出来多久。

很抱歉这一段又要用“很难想象”来开始。其实可以说在我2016年高中毕业进入大学以来,PHP语言算是沦为一个“人人喊打”的对象了,但是时间往前推,种类繁多的PHP开源程序加上虚拟主机这一存在可以说是红极一时。虽然现在和别人吹水时我会毫无保留地黑PHP,但我从未觉得我写过PHP我学过PHP是一件错误的事情。相信大家都玩过百度贴吧(也是PHP实现),除此之外混迹各大论坛的应该也不在少数,国内两大论坛程序巨头Discuz!和phpwind所制造出来的无数论坛应该也为不少人留下了一些回忆,即便你并不清楚这些论坛的背后是什么。时至今日,Discuz!和phpwind也早已分别被腾讯和阿里巴巴收购了。好吧其实这一整段都是题外话。

说回我自己。仔细想想一直到2016年高中毕业前我其实都是一个EMLOG用户。不论是各位读者现在所看到的这个网站(的最初版本),还是数年以来我所搭建过但没有坚持下来的以文章输出为导向的网站(两个早已被放弃的个人博客、初中班级网站、高一班级网站、玩模拟飞行时所建立的CAFIS系统),当时都不假思索地选择了使用EMLOG。EMLOG确实太不争气了,高中结束后我花了一些时间将博客整体迁移到了Typecho上,并且写下《做了一些微小的工作》这篇公告。当时为了保证效果的完美,我没有选用任何其他人提供的EMLOG转换到Typecho的数据库处理工具,也没有自行编写,而是完全人工导入的,这期间也修复了不少不精致的地方。令人欣慰的是整体效果符合自己的要求了,尤其是公式和代码清单部分。说来也怪,我算是经历了“虚拟主机”这一概念的人,然而我的博客从建立伊始就跑在VPS上。其实我蛮担心晚来的同行们连VPS这个词都不知道的,腾讯云的CVM、阿里云的ECS,其实就是VPS。2013年时我用的是美国的廉价VPS,可用性和网络质量都十分堪忧,于是在2014年搬家到了玩模拟飞行认识的多年好友Hans的香港机器上。在2016年我取得腾讯云所提供的学生套餐后,我搬到了腾讯云广州一区,还向工业和信息化部与公安部做了备案成为了真正合法的境内网站,并一直持续至今。这其实是一桩“赔本买卖”,待到我大学毕业失去学生优惠后,我将为此每年投入近千元。


维护一个独立博客并不那么容易。回忆一下学生时代写一篇800字的作文都要花上不少时间,那么输出动辄几千上万字的内容,还要带图排版,花上数个小时是常有的事。另一方面要考虑到所有的内容是发布到公有领域的,要考虑到所有可能的受众,什么能写什么不能写,隐私脱敏、政治脱敏等,都是不能忽视的问题,字斟句酌不是空谈。这几年以来,我自知这里作为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访问量不大。不过在统计数据上来看,不论是老读者,还是带着自己的疑问通过搜索引擎而来的新朋友,也不至于太少。有一些人从中获得了帮助,我还收到过一些邮件,也进行了交流,甚感快乐。

有的时候我自己也会去翻翻我写过的文章。从形式上看,发现几个规律:发布越来越少,拖更越来越多;短文越来越少,长文越来越多;水货越来越少,干货越来越多;非技术性文章越来越少,硬核内容越来越多。从内容上看,从早期的水文和涉猎不深的计算机内容为主,转向篇幅较长较丰富的技术总结、CS领域猎奇、重大意义的生活事件等。其实一定程度上来说近几年的内容组织确实保持了“逼格”,不过这并不代表有多么好,我现在认为应当做一步转型了——加入更加丰富的元素,而不是囿于多年以来经营而成的风格把包括这里在内的自己的内容输出途径做得过于geek。之前说到有人在我的技术文章中有所收获,这固然令人欣慰;我也收到过“看不懂”,嗯这样不太好。

事实上我有参观过一些已工作作者的独立博客,发现了一些特点:更新频率不高(这点我倒是做到了,:P);少谈工作,多谈生活。这两点倒是挺好理解的,更新频率不高是因为没时间;内容更偏向生活化一个是工作内容不便于提及,另外就是相信大部分人不会认为工作就是一切(尤其是我们)。我想起了曾经在模拟电路上虐我千百遍的茂爷李教授,他是活得真正洒脱(笑)。当然还有,看到类似于这里这里等的地方,触动还是很大的。

还是继续引用《四年来我的Blog的变化》:

我的观点是,Blog将会更多的转型为个人信息发布平台,而纯日记、感悟、生活的内容将会向SNS转移。SNS的特点是封闭、圈子化,而Blog则是公开化的代表。

上面的SNS指的是什么呢?要放在几年前也许我们可以听到各种各样的答案,而现在,在中国最显然的代表必定是腾讯系两大即通的延伸——QQ空间和朋友圈。注意,微博(现在在国内还名副其实的只有新浪微博了吧)其实是不大算的——它是公开化的。现实生活中认识我的朋友们应该知道我近年来发布动态的频率比较低(不想过度污染大家的timeline),而微信朋友圈更是保持了超过2年时间一言不发的“记录”(完全陌生联系人比例超过30%)。究其原因大概是我的Blog和SNS的内容同质化倾向比较严重,于是把长篇大论放在这里,那种“不至于写一篇文章”的放在SNS了。那么我觉得不论是公有领域的内容的还是社交网络的内容都需要转型一下 :P。换句话说,信息的载体或许没那么重要,而内容输出者自身才是最重要的因素。

写到最后发现稍微有点跑题吧。本来是单纯地想做个回顾和展望的,现在思考内容拓展得离主题远了点。考虑到过几天打算造访深圳,我决定将更多的展望与想法写在下一篇游记里。

01:23 03/30/2019 写作耗时4小时

Tags: None
Archives Tip
QR Code for this page
Tipping QR Code